當前位置:主頁 >> 汙染防治

君臨星空第一百四十六章湯嶽函搭配

2020-06-02 09:28:47| 來源:| 編輯:| 點擊:2次

君临星空 第一百四十六章 汤岳函

江南學府、約有四層的學智樓。

大學班級沒有固定的教室,該座樓內的一排排教室,或是上課,或是有同學們正在自習,想要召開班會,自然要提前搶占一間教室。

這間教室,位于學智樓的二樓。

“咳咳。”

一個面色黝黑的男生,擦了兩下黑板,捂嘴咳嗽。

他穿著白色短袖,戴著銀框眼鏡,早早占據了教室,並且在黑板上寫上開班會的字迹,避免出現誤入教室的自習同學。

啪嗒。

門口傳來腳步聲,兩三個女生抱著書本,踮著腳看了眼教室裏,隨後略有失望的繼續尋找自習室。

過了一會兒。

有四五位班級同學,聚焦世界經濟發展大勢、人民幣國際化、經濟結構調整與社會轉型、文化産業與資本市場對接、中國文化對外傳播、上海文化産業發展等熱點議題進行了深入而廣泛的交流。(中國文化産業上海通訊員陸續進入教室。

緊跟著,人數越來越多,空蕩蕩的教室有了一點喧鬧,座位上漸漸坐滿了神態各色的同學們,有的相互閑聊著學校趣事,有的則是隨意的玩。

開學的三四天裏,也熟絡了一些。

基本上比較外向的學生,都會主動與班內同學認識,而即便不曾主動認識的同學,由于同班同一宿舍的分配制度,也認識了舍友兼班級同學。

“聽說了嗎,那位武術生林則凱是咱們班的。”

“哇,真的嗎?前天的武術生入學對練,我還特意去現場給他加油呢,林則凱長得蠻帥。”

兩個女生眼睛好似冒光,激動議論。

教室內,坐在她們後方的三四個男生,相互看了兩眼,撇撇嘴,不置可否,其中一個男生低聲問道:“據說前天下午時分,健體樓周邊有輕微震感。”

其余男生聳聳肩,沒搭話。

顯然他們不相信什麽微型地震,哪怕學校論壇裏有一些討論此事的帖子……因爲以江南市的地理位置,不可能發生地震。

過了一會兒。

32.

許葭薇與張朦一前一後,步入教室。

雖然教室內依舊喧嚷,可卻略微輕了一些,實在是許葭薇的美貌太過耀眼,淺紅七分袖連衣裙,配上畫著淡妝的臉蛋,仿佛一朵妖娆璀璨的花兒。

乃至于張朦都有點不顯眼。

前排已滿,她們兩人索性坐在後排。

“你這風格太顯眼了。”張朦捂嘴一樂,拉了一下許葭薇的七分袖口:“我感覺不用再看,你肯定是咱們三班的公認班花了。”

“哪有你說的那麽誇張啊。”許葭薇白了眼張朦。

班花這名號,她可不敢領。

這都是男生才討論的東西,要是在宿舍裏這麽說,肯定有其他女生不樂意……況且班花稱號太俗套了,基本成了上調侃的稱呼。

不過,

許葭薇對校花蠻感興趣。

最近一兩年,好多大學女生皆是通過校花名號,獲得了一夜暴漲的火熱名氣,甚至有的成了紅,當上了明星呢。

與此同時,教室內的同學也愈發多了起來。

啪嗒。

啪嗒。

兩道沈穩腳步聲,自門外傳至,韓東與林則凱一前一後,步入滿滿登登的教室裏。

“你好,張朦同學。”

韓東掃了眼教室,直接走到張朦與許葭薇坐著的最後一排,與張朦隔著過道坐下。

許葭薇衣裝比較鮮豔,引人注目。

他瞥了眼,隨後看了看張朦,她沒穿裙子,而是一條修身牛仔褲外加白色體恤,胸前勾勒著一個卡通形象的小圖案,烘托除了漸具規模的胸巒曲線,給人一股秀氣靈動的氣息。

“韓,韓東同學。”張朦呆呆道。

怔了兩三秒,等到林則凱坐在韓東身旁之後,張朦才扶了一下清秀額頭,好氣又好笑,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麽。

這是驚嚇還是驚喜,她也不清楚。

而另一側的許葭薇美眸閃爍了一下,隔著張朦和韓東,與林則凱打了聲招呼,林則凱也面含笑意,點了點腦袋。

“好啊,怪不得你穿成這樣……”張朦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恍然大悟的看了眼許葭薇。

“小點聲。”許葭薇連道。

“嗯嗯。”張朦看了看自己的舍友,又瞄了眼正襟危坐的韓東,索性擡頭望著黑板上,班長競選即將開始。

旁側。

韓東劃了兩下,嘴角噙著笑意,蔺青梅蔺姨剛剛給他發了一條短信,邀請他去做客。

“當初蔺姨對我幫助良多。”

“若是沒有那些至爲關鍵的灰白氣流,我達不到三品品級,考不上江南學府……而且若無三品,能否被師尊察覺到真實品級,還是兩說。”

想著想著,他回了一句。

此時已是下午時分,稍後還要練習畫山樁,幹脆等明天上午再前往拜訪蔺姨,免得太過匆忙。

短短兩三條信息,韓東與蔺青梅確定了時間。

“唔。”

“明天跟姜靈學姐一起出發……這兩天事情不少,差點忘了還有一位早已認識的學姐。”他搖搖腦袋,翻了遍通訊錄,總算找到了上次沒給備注的姜靈。

姜靈正是蔺姨的女兒。

至于蔺姨的另一兒子,韓東尚未見過。

須臾後,班長競選開始……那早前占教室的黝黑男生,與一位口才極好卻剛來一會兒的男生,展開班長競爭。

“選誰?”韓東有點遲疑。

“我覺得這位黑同學不錯,上兩天班裏發書,也是他幫忙給搬到男女生的宿舍樓,蠻熱心的……另一位有點不切實際,還說什麽集體別墅秋遊,太功利了點。”林則凱提出自己的見解。

黑同學?

韓東樂了一下,估計這位同學還不知道自己被取了一個頗有喜感的外號。

“行,那就選黑同學。”他低聲道。

己所不亞太自貿區的實現也有賴于此。欲,勿施于人,韓東聲音非常輕微,不想將這一外號宣之于口。

“好的,那我跟你一樣。”林則凱連忙笑道。

反正他們是武術生,誰當班長都差不多,管也管不著他們。

至于許葭薇則是選擇了另一位高談闊論的同學,隨後通情達理的幫助張朦做出了相同選擇。

她只是單純覺得,

看誰順眼,就選誰。

很快,兩三位熱心同學統計出了投票結果,那位提前布置妥善班級教室的黝黑皮膚男生,差了十多票,沒選上。

他勉強露出笑意,靜靜坐在座位上。

顯然這次班幹部競選,主要依靠同學們的第一印象。

最後一排。

韓東靠在椅背上,觀察著每一位同學的神態,最終目光落在那位黑同學的側臉上,有落寞也有困窘,有不甘也有失望。

咔咔。

活動了一下手腕,筋骨脆響,韓東有點明白……這世上,本就沒有公平。

班級如此,社會如此,武術世界也是如此。

倘若自己不是蓋世一品人士,沒有強橫武力,那闫蒼圖會主動找自己尋求和解嗎,顯然不可能。

蓦然間。

教室過道的窗邊,出現一位拿著書籍的青年,穿著灰色運動服,雙肩寬闊,顯得比較壯碩,他面帶微笑的望了眼韓東,站在外面。

仿佛在靜靜等待。

林則凱詫異的觀察了一番,低聲道:“韓東,門外那位乃是剛上大四的武術生湯嶽函,據說已是武者境,更是咱們江南學府武術生的領軍人物。”

“湯嶽函?”韓東挑了挑眉頭。

自己並不認識,或許是來找其他同學的。

“我倒覺得他是專門來找你的,武術生排序戰還有三個月就要開啓。這兩天,湯嶽函一直領著其他武術生對練。”林則凱聲音比較輕微。

尋常人根本聽不清。

但韓東耳聰目明,點了點腦袋,示意自己知道了。

開學第一次開班會就中途離開,不太好,況且站在外面的湯嶽函也沒有敲門找自己。

“不愧是韓東。”林則凱在旁邊暗暗咂舌。

“假如換成是我,定是迫不及待出去問一下,哪怕不是找我的,也不能讓湯嶽函等著……並非不能,而是不敢啊。”

天可憐見!

那可是一位武者境!

武術生分爲在讀與往屆,凡是能晉級武者境的在讀武術生,天資必定非同凡響。

片刻之後。

班會終于開完了,同學們稀稀疏疏的離開教室,相互討論著即將到來的軍訓,湯嶽函則是大步流星的走進教室,停在最後一排的韓東旁邊。

“你好。”韓東站了起來。

湯嶽函面帶微笑,開口道:“你好,韓東同學。我是大四武術生湯嶽函。”

真是來找自己的?

韓東眼底閃過一絲疑惑,皺眉問道:“你剛剛怎麽不進來?”

心裏感到費解,他碰到的這些習武人士,無論師尊、盧征洋,還是譚俪、闫蒼圖,對普通人的態度皆是俯瞰。

宛若獅虎,惬意橫行。

下一刻。

湯嶽函反而詫異的看了眼韓東,理所當然的說道:“你們正在開班會,我當然得在外面多等一會兒,總不可以冒然打斷的。”

聞聽此言,韓東微笑:“恩,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湯嶽函見狀,好似心裏松了口氣:“沒關系,等一會而已……要是你現在沒什麽事,能不能聊兩句?”

他最擔心韓東太過倨傲。

因爲,

倨傲乃是蓋世的特權!所謂蓋世,堪稱蓋壓當世,蓋世有資格居高臨下的俯瞰一概習武天才。

他知道,或者說他們武術生差不多盡皆知曉……韓東剛進學府,便正面硬憾闫蒼圖,絲毫不落下風,簡直不可思議。即使武將境不動用呈液內力,也萬萬不該是一品品級能抗衡的。

蓋世。

韓東必是蓋世,毋庸置疑。

瘋狂!

早在昨天,這一消息都已經傳瘋了。

學府內臻至武者境的武術生們得知此事,熱議紛紛,內心受到了難以名狀的震動,甚至有兩位武術生打算試探一下韓東,當然更多的武術生卻想要結識一下韓東。

他們只是不太敢相信。

因爲蓋世真的太罕見。即使擴散到整個華國數十所學府、數百所重本大學的廣闊範疇,具備蓋世天資的在讀武術生,也僅有一位。

由不得他們不重視。

心念電轉,湯嶽函沒再開口,緊緊注視著韓東。

“沒問題,你打算聊什麽?”韓東先是向張朦點點頭,隨後與湯嶽函走出教室:“我們出去說,就當認識一下。”

“好。”

湯嶽函連忙笑呵呵道。

只是他眼底劃過一絲疑惑,正面怒叱闫蒼圖,運術狂猛如暴雨的蓋世韓東,竟然這麽好說話,難道自己的英俊長相已經到了雌雄通吃的地步了嗎?

誠然。

他沒看到當時狀況,但是同校武術生互有溝通,位于現場的大一武術生口中描述,再結合那水泥擂台上裂紋,哪怕沒有親眼目睹,也能有一股身臨其境的感覺。

須臾後,兩人來到一處僻靜樹林裏,光斑灑照,周圍還有叽喳喳的鳥兒啼叫。

糟了。

湯嶽函但當楚戈再次光臨這些公司的時候臉色微變,咽了口生澀的唾沫。

作爲一個正常人,他想不通爲什麽乍一見面的韓東,就仿佛對自己有些莫名好感,而且還選擇了學校裏的情侶聖地……小樹林。

咕咚。

湯嶽函咬咬牙……哪怕你是蓋世,我也絕不屈服!

正當他糾結之時。

韓東隨意拽著一片翠綠樹葉,看向湯嶽函,淡笑道:“我大概知道你的來意,你想聊聊十一月份的武術生排序戰?”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醫院孫宗信
吃什麽藥治胸悶氣短
36小時長效治陽痿
阜陽白癜風醫院有哪些
白帶異常是有什麽病嗎
達州白斑瘋醫院
友情鏈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