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自然生態

瘋了br只有先天的傻子

2020-06-27 06:18:20| 來源:| 編輯:| 點擊:0次

瘋了

只有先天的傻子,沒有先天的瘋子。瘋子之所以瘋,一半原因是被那些所謂正常的社會、正常的人所鄙夷所遺棄,另一半原因是自身厭倦了所謂正常的生活,想換一種活法。

1

樹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著,知了,知了。真的知了?知道個屁。如果它們知道我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樹砍倒,然後狂噴滅害靈把它們趕盡殺絕,就絕對不敢這麽放肆的叫了。

小强终于睡着了,头发被汗湿透了, 的小身子上也在不断的往外渗汗珠子。穷人家的孩子就是可怜啊,没娘的穷人家孩子就更可怜了。我叹了口气,换只手继续摇扇子,心里涌过一股酸楚,我这做姐姐的真没用,不能让弟弟过得好一点,只能让他跟着我受苦,这苦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

爸也睡著了,舊風扇呼呼的轉著,卻還是吹不散那些可惡的蒼蠅,它們趴在爸的褥瘡上象是集體會餐,我恨恨的用扇子揮過去,該死的,太沒同情心了,不過人都尚且如此,何況還是只蟲。

提了一桶水,用口罩布沾濕了,把爸全身上下擦了個仔細,再用棉簽蘸著碘酒輕了又輕地塗抹在患處,每塗一下,心就會抽搐一下,是女兒不孝啊,沒有能力送爸上醫院治療。不知怎麽就想到一句歌詞:有啥也別有病,沒啥也別沒精神。覺得後半句要改成“沒啥也別沒錢”更爲貼切些。我要是有了錢,哪能住這一到下雨天就跟水簾洞似的破屋?我要是有了錢,哪能讓小弟整個夏天就只有一套校服,連件換洗的衣服也沒有?我要是有了錢,哪能讓爸連個輪椅也坐不上,成天跟個活死人似的躺著?我要是有了錢,哪能讓自己,讓家人過得這麽憋屈?唉,可惜我沒錢,特沒錢。武打小說上不是常說人的念力也能殺人嗎?如果我成天瞪大了眼珠子望天,天就能感應到我的念力而掉錢下來該多好啊,我保證不閃不避,被錢砸死了也樂意。

2

給爸喂過飯後已經是5點半了,胡亂往嘴裏扒了幾口飯就急忙往外走,走到門口又回轉身囑咐小強每隔一個小時喂爸喝次水,密切注意爸是否有尿意,及時接尿,別弄壞床單---,還想再說卻被小強打斷,“姐,你真羅嗦,不就是還想說記得幫爸全身按摩嗎,天天說一樣的內容,我都背得了,你就放心去吧。”我笑了,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小家夥,果然懂事了。我朝外走去,小強在身後叫我,“姐,你的打狗棒。”回頭,小強把一根掃帚柄遞給我。差點忘了,這根打狗棒可不能少,我上夜班可就指望著它防身呢。

夜班其實就是在城郊的路口處一個餐館裏當服務員,這並不是我的正式工作,我本是一家紡織廠的女工,廠子經濟不景氣,每個月初到廠裏領取一堆床單被套什麽的就算是工資了。

今天是三伏的初伏,餐館的生意特別火暴,門外栓的狗和籠子裏關的叫雞一只只全都成了桌上的佳肴。我跟個陀螺似的不停的從這桌轉到那桌,雖累,心卻偷著樂,這個月的薪水該比往常多些吧?除去生活費應該還有剩余吧?剩余的錢夠去舊貨市場再買台風扇了,小強可以睡得舒服點。如果還有剩余,再給小強買套衣服吧,校服已經洗得泛白了,小強一定會咧著嘴笑吧好說歹說?還有爸的藥也該買了,錢會夠嗎?一定要夠啊!我轉得更勤了。

餐館打烊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三點,喧鬧的街一下子安靜下來,昏暗的路燈下,房屋,樹木的影子猶如鬼魅般透著陰森,無燈的路段,漫無邊際的黑暗象是老巫婆的長袍,緊緊的纏裹著我,讓我漸漸透不過氣來。我一邊握緊了手裏的打狗棒,一邊卻滿腦子想著曾經看過或聽過的恐怖片段,越想越怕,越怕卻越想。

突然,路邊的灌木叢裏躥出一團黑影,飛快地從我腳上掠過,毛茸茸,軟綿綿的,我感覺自己的頭發正一根根豎起,汗毛也是。“喵嗚---!”原來是只野貓。我蹦緊的神經頃刻間松懈下來,整個人近乎癱軟,腳似踩在強力膠上再也移不開半步,于是,打狗棒便成了拐杖。

強打精神拄著拐杖繼續走,目不斜視,更不敢回頭看,好怕一回頭鼻子就會觸到一張青面獠牙的臉。此刻居然有些羨慕瞎子了,看不見,也就不知道怕了。我索性眯起眼睛,用拐杖一路摸索著走,果然沒那麽怕了。

突然,手裏的棒子戳到一個說不准軟硬的東西,正要睜眼看個究竟,頭上卻重重挨了一下,在我倒地的那一秒,我清楚的看見了一雙腳,穿著塑料涼鞋的男人的腳,比常人多出一根腳指的腳……

4

一睜開眼睛就看見四五張不同的臉,“同志,你醒了?告訴我,這是什麽?”一個穿白大褂的豎起一根手指在我眼前晃蕩。

“是手指啊。”我說。

“幾根手指呢?”他又開始晃。

“一---二---三,哎呀,數不清啦。”我的眼睛隨著他的手指晃來晃去。

“你頭昏嗎?”他又問。

我點了點頭,本來不怎麽覺得,被他這麽一晃,還真有些頭昏眼花了。

“那你還記得此前發生的事嗎?你是怎麽暈倒的?”他問個沒完。

“我---,不記得了。”那雙穿著塑料涼鞋的男人的腳在我腦子裏一閃而過,脊背突然覺得冷。

“情況嚴重了,可能是腦震蕩,需要做個CT掃描才能確定。”白大褂表情嚴肅的對旁邊穿公安制服的一男一女說。

我一聽說要做Ct掃描,急得從床上蹦起來,這個CT我太清楚了,爸剛病那會,照過好幾回,幾分鍾,幾百塊錢就沒了,給你一張看不明白的黑白底片讓你心疼大半年。“我不照CT,我沒有腦震蕩,剛才是你的手指晃得我頭昏眼花,現在沒事了,我要回家。”說完話撒腿就跑。

男公安卻堵在門口“你現在還不能走,我們還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回答清楚了才可以走。”

“怎麽還要問問題哦?沒完沒了的,沒病都快問出病了。”我極不情願的挨床坐下。

5

“昨晚打暈你的人長什麽樣?有什麽特征?”男公安問。

“沒人打我呀,是我走路不小心摔暈的。”我強做鎮定。

男公安朝女公安使了个眼色,女公安压低了声音说:“刚才医生为你检查过了,你曾被人 过,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难过,顾虑也很多,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积极配合我们早日破案,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才是你做为公民该尽的义务啊!”

我把頭埋得低低的,心裏亂得很,嘴卻閉得嚴緊,一些東西在昨夜已經失去了,如果開口,將會失去更多。

“據我們初步分析,最近市內發生的三起奸殺案很可能是同一凶手所爲,該罪犯有變態心理,殺人後習慣在死者額頭上印個‘賤’字,而且他具有很強的反偵破意識,犯罪現場沒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因爲你是唯一的活口,所以希望你把當時的情況詳細說出來,協助我們早日破案。”女公安苦口婆心的勸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我根本没被 ,你们不要败坏我的名声”。我坚决不肯承认被强奸的事实。

女公安拿出一面鏡子放在我面前,一聲尖叫刺痛了我的耳膜,我的額頭上果真有個“賤”字,跟蓋章似的,紅得醒目。

6

“喂,快來看,快來買啊,優質純棉床單、被套夏季清倉大甩賣啊!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數量有限,先到先得啊!”我扯開嗓門使勁吆喝。眼睛看過來的人很多,腳步邁過來的一個也沒有。可能是我的聲音還不夠響亮,我清了清嗓子,繼續喊“快來看,快來買啊……”,終于有三個人朝我走過來,我立即做好笑到臉部肌肉抽筋的准備迎了上去,卻見一個男人拿出一部攝象機對著我一通亂照,心裏暗道不妙,一定是城管的來找茬,快閃!我慌慌張張的收拾好攤子拔腿就跑,那個男人卻舉著攝象機追著我照,媽的,街上這麽多擺地攤的,幹嗎非抓我,我頭上長了癞子不成?我一邊跑一邊罵罵咧咧的,七月的陽光象流火的箭熱辣辣的射在我背上,我就這麽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回頭時再也看不到那三個討厭的“尾巴”,這才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襯衣幾乎汗透了,濕漉漉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喉嚨也幹得要命,今天這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還是回家算了。

剛一進門,又是一道白光撲面而來,那三個“尾巴”居然在我家裏,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沖上去沖那扛攝象機的開叫:“喂,你們什麽意思嗎?我一不偷,二不搶,不過在街上擺個小攤掙點小錢養家糊口,犯得著你們滿大街追著我跑嗎?還追到我家裏來了,我家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要罰款沒有,要抓人就把我們一家子都抓去,要不然就派人來替我照顧爸和弟。”

“同志,你別誤會,我們是電視台‘觸點’欄目的,不是抓小販的城管人員。”一個“尾巴”說。

“?是不是聽說我家情況困難,所以錄制一期節目呼籲社會伸出援手幫助我們呀?那可真要感謝你們了。來,別老站著,坐,都坐。小強,趕緊給客人泡茶!”我練攤時一並練就的招牌似微笑立刻挂在臉上,語氣馬上緩和下來,甚至變得溫柔起來。

“不,不是---這個---這個嘛---”剛才還說話利索的突然結巴起來,一臉窘迫地望著另一個女。

“是這樣的,前一陣子鬧得人心惶惶的變態色魔連環奸殺案終于水落石出了。據可靠消息說是你給公安局提供了重要線索,可是令人不解的是那罪犯爲何要留下你這個活口呢?那天夜裏你和罪犯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麽?我們很好奇,相信所有關注這個案子的人都會好奇,所以我們就想---”女的微笑比我的更專業,卻讓我覺得惡心。

“在我還能控制自己情緒的時候,你們趕緊滾出去,什麽狗屁欄目,專靠挖人隱私、揭人傷疤來提高收視率,你們還有沒有職業道德?快滾!”我象一頭憤怒的獅子,咆哮完了就想吃人。

7

憤怒也好,開心也罷,日子還是象流水一樣的過下去,許多東西看似沒變,其實已經不是原樣了,比如旁人看我的眼神,我就覺得多了些內容,具體是什麽,我也說不出來,但願是我多心了。

餐館的生意越來越好,鼎沸的人聲使得空調裏的冷氣都熱乎起來,在這樣的環境裏呆久了,人總容易變得心浮氣躁。

5號桌的客人嚷著買單,我走過去結帳,86元。胖客人遞給我一張紅色百票,當我轉身去總台交錢時,他卻用那豬蹄一樣的手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我忍著沒發作,誰讓他是“上帝”呢。可是當我把零錢給他的時候,他卻放肆地在我胸前摸了一把。

“請你放尊重些。”我還在盡量克制自己的脾氣,板著臉瞪著他。

“你他媽的少在老子面前裝正經,你是個什麽貨色自己應該最清楚,明明是個婊子還想立牌坊,騙誰呢?”那胖子一邊剔牙一邊斜眼望著我。

“你罵誰呢?誰是婊子?你把話說清楚,否則別想走出這個門。”我氣憤極了,真想扇他兩大耳瓜子。

“喲,還敢威脅老子,老子可不是嚇大的。罵的就是你,賤B!爛貨!你以爲別人不知道啊,那色魔奸一個殺一個,獨獨放了你,還不就是因爲你夠騷,夠賤。人家反抗所以被殺,你卻積極主動的迎合取悅,任他隨心所欲,他當然舍不得殺你。你還在這端啥盤子呀,做‘雞’得了,這段死裏逃生的經曆就是幫你招攬生意的活招牌---”

沒等他說完,我端起桌上的一壺茶就往他頭上澆去,其實我還想把壺也砸他腦門上去,可是我賠不起醫療費。我沒敢做的事情他卻做了,只見一個茶杯迎面向我飛來,血立刻模糊了我的眼。

8

我從醫院裏換完藥剛一進屋小強就告訴我有個姓馬的男人找過我,叫我回來後馬上去廠裏。

姓馬的,難道是車間主任馬有才?不會是叫我重新上崗吧?那可就太好了。我囑咐了小強幾句,急忙趕到廠裏。

廠裏依然是冷冷清清的,沒有聽到機器運作的聲音,只有叢生的雜草和不知名的蟲鳴,眼裏一派蕭條,心裏淒涼一片。

辦公室的門開著,馬主任正悠閑的叼著煙,把腳翹在辦公桌上,見我來了,徑自朝我走過來,指著我頭上的紗布說:“哎呀,你的頭怎麽傷的,還痛不痛?”

“馬主任,你找我?”他出人意料的關心和目不轉睛的注視使我突然局促起來,心“突突”亂跳,聲音也有些顫。

“是有點事,不急,慢慢說,你先坐啊。”

我剛坐下,他又倒了杯水給我,我伸手去接,他卻捉住我的手,我趕緊縮手,水頓時灑了我一身。

“你看你,這麽不小心,我來幫你擦擦。”馬主任的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亂摸起來。

“你到底找我什麽事?沒事我就走了。”我再也坐不住了,想發作又不敢得罪他,怕砸了飯碗。

“看你急得,找你來是想讓你回廠裏上班,可是你也知道,效益不好就必須減員,你呢,業務不拔尖,文憑也不過硬,按理說是不具備重新上崗的資格,可是呢,誰有資格誰沒資格都是我說了算。你想不想上崗?”

“想啊,當然想。”我拼命的點頭。

他突然使勁把我抱在懷裏,滿是煙臭味的嘴直往我臉上湊。

“無恥!”我用腳猛力一蹬。

他抱著腳滿屋子亂跳,嘴裏嚷嚷著:“我無恥?那你呢?爲了活命,竟然任那色魔糟蹋,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的都舍不得殺你。你以爲你是好貨,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我無恥,那你就是下賤!”

我气瘋了,又冲上去踹了他一脚,摔门而去,身后传来那只狗的吠声“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有种就别回来求我,老子在这厂里呆一天,你就别想上岗的事!”

9

爸又尿床了,一臉歉意的望著我,象個犯了錯的孩子。唉,要是爸能說話該多好啊,他不用這麽痛苦而我也不會這麽辛苦。

“姐,什麽是‘強奸’?什麽又是‘通奸’?兩者有什麽區別?”小強走到床邊一臉認真的問我。

“小孩子問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做什麽?”我正在幫爸擦身,被他問得莫名其妙。

“班上一部分同學說你被人強奸了,另一部分同學卻說是通奸。他們都來問我究竟是什麽,我也不知道啊,只能問你。”小強仰著的小臉寫滿了好奇。

一行淚,迅速滑過我的臉,落在爸羸弱的胸上,我背轉身,不敢再看小強。

“姐,你快告訴我呀,同學還說你是壞女人,你到底是不是呀?如果你是,我以後就不叫你‘姐’了。”小強纏著我要答案,雖說是童言無忌,卻還是象把刀子戳得我體無完膚。

爸突然伸手把小強拉過來,“啪”的一掌打在那張小臉上,小強呆了半晌,哭著跑了出去。我趕緊追出門,才出巷子口就聽見汽車緊急刹車的聲音。我的弟弟,唯一的弟弟,可憐的弟弟,象一只幼小的蝴蝶,被風折斷了翅膀,悲哀的躺在地上,血源源不斷的從他瘦小的身體裏湧出來,湧出來……

10

我是誰?自從看到一只幼小的蝴蝶夭折在風裏,我便忘了我是誰。我經常追著街上來來往往的紅男綠女問這同樣的問題。有人搖頭,有人歎息,有人說我可憐,還有人說我活該。可憐?活該?那我到底是可憐還是活該呢?我繼續問,追著問,所有的人都欠我一個答案,永遠。

共 575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部现代苦难史,字字泪,句句苦,贫穷,疾病,困惑,加上自己被人强奸,这一连串的灾难,如果不是作者以第一人称写出来,我们简直难以想象,善良的苍天啊,你为什么不睁开你的眼睛。【实习:遥看那片海】

1楼文友: 20: 2: 1 严重同意楼上的狂飙同学,写的好! 打翻醋坛滴答滴滴答滴滴答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滴

2楼文友: 20:56:22 耐人寻味的文字!!!问候作者!(莲心) 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港湾 让心有个栖息的地方 拓展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 好让多年的梦想飞翔

楼文友: 1 :40: 1 小狂啊小狂,我写的那些言情小说你就一通乱批,这篇生活类的你又一通乱夸人们惊喜地发现每位队员的红色球衣胸前都赫然印着“拜个早年”四个中文大字。,我真是怕了你了. 文字是演员,我是大导演

4楼文友: 1 :42:40 砖头,这是我两年前的旧作呢,没想到你也有兴趣看哈,好感动.谢谢你. 文字是演员,我是大导演

5楼文友: 1 :44: 6 谢谢莲心.你也是江山的朋友吧?一会就去欣赏你的作品. 文字是演员,我是大导演

6楼文友: 17: :51 一篇值得阅读的文章,不错。作者的笔并没有如时下里一些时尚写手,只停留自我的小空间里,很难得。问好作者。

7楼文友: 19:11: 2 我平时很少写这样的文章,这是两年前的旧作,难得朋友喜欢,惭愧中. 文字是演员,我是大导演

延安治療白斑病費用
武威哪家醫院治療白癜風
月經期有血塊吃什麽
友情鏈接: